創新環境監管機製 推進非現場監管提質增效—內蒙古發布重點排汙單位非現場監管工作指引
發布時間:2021年08月23日

  內蒙古自治區為進一步創新環境監管機製,構建“事前預警、事中監管、事後執法”的監管模式,圍繞實現環境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大目標,堅持“精準治汙、科學治汙、依法治汙”的重要舉措,從“建體係、優手段、推創新”等方麵推進非現場監管提質增效。日前,印發了《內蒙古自治區重點排汙單位非現場監管工作指引(試行)》(以下簡稱《工作指引》)。《工作指引》的實施對科學統籌有限的執法資源,以及在減少對企業幹擾的前提下提高執法效能等方麵有著重要意義,明確了全區生態環境非現場監管工作方法,提出了具體製度指引。

 

內蒙古自治區重點排汙單位非現場監管

工作指引(試行)

 

  按照生態環境部《關於優化生態環境保護執法方式提高執法效能的指導意見》(環執法〔2021〕1號)要求,為進一步創新環境監管機製、服務企業,按照“事前預警、事中監管、事後執法”監管模式,自治區生態環境廳以重點排汙單位汙染源自動監控係統為基礎,編製了《內蒙古自治區生態環境廳的非現場監管工作指引(試行)》。

  一、非現場監管程序

  按照“事前預警、事中監管、事後執法”原則,以自動監控、移動執法信息為主要內容,電子督辦為非現場監管主要方式,內蒙古自治區生態環境綜合行政執法總隊是非現場監管牽頭部門,統籌全區重點排汙單位非現場監管工作,盟市及屬地生態環境部門負責實施執法規範和非現場監管工作。

  (一)實施電子督辦,規範流程。非現場監管工作程序實施全過程電子督辦,將以短信、微信、APP企業端等方式向排汙單位和生態環境部門監管部門發送電子督辦單。排汙單位及時核實並如實反饋自動監測數據超標、異常等情況,對涉嫌環境違法行為進行舉證申辯、確認;盟市生態環境監控部門按照屬地管理原則核實企業反饋情況,盟市生態環境執法部門對核實後疑似違規違法行為進行調查處置,並在電子督辦平台提交處理處罰等有關信息。

  (二)夯實執法信息化基礎。各盟市生態環境局按照《重點排汙單位名錄管理規定(試行)》公布重點排汙單位名錄,對名錄中大氣環境、水環境重點排汙單位以及排汙許可證重點監管企業實施非現場監管,其他排汙單位非現場監管可參照重點排汙單位的監管要求,由各盟市根據實際情況確定,指導和鼓勵其安裝使用自動監測設備並與生態環境部門聯網,納入非現場監管範圍。

  除直接監測汙染物濃度外,針對不同工藝工況,能間接反映水或大氣汙染物排放狀況的相關參數或汙染防治設施運行時的用水(用電)量、視頻記錄等自動監測設備產生的數據也可作為自動監控指標。

  (三)落實主體責任。全麵落實排汙單位對自動監測設備安裝、運行管理和數據真實準確有效的主體責任。排汙單位自行出資、自行采購設備及相關運維服務,並依法依規安裝建設和運維管理,政府部門不得幹預企業自行采購和指定品牌價格,嚴格禁止對正常市場行為的不當幹預。  

  二、非現場監管處置

  (一)數據判定使用。自動監測設備正常運行條件下產生的自動監測數據,可以作為生態環境保護監督管理的依據。排汙單位可對自動監測數據出現的異常、缺失進行標記,逾期未標記視為數據有效。使用自動監控數據判別是否超標時,國家或自治區汙染物排放標準中明確規定使用小時均值或日均值(24小時均值)的,從其規定;汙染物排放標準無明確規定的,水汙染物排放濃度是否超標依據日均值判斷、大氣汙染物排放濃度是否超標依據小時均值判斷。標準限值采用現行國家行業排放標準中相關汙染物排放限值。排汙許可量優先使用自動監測數據計算,自動監測數據缺失時,人工替代監測作為補遺數據,可以作為計算補全汙染物排放量的依據。根據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深化環境監測改革提高環境監測數據質量的意見》,重點排汙單位自行開展汙染源自動監測的手工比對,及時處理異常情況,確保監測數據完整有效。自動監測數據可作為環境行政處罰等監管執法的依據。

  (二)數據超標(異常)處置。利用電子督辦平台對排汙單位自動監測超標(異常)數據進行預警,廢氣排汙單位主要汙染物連續3小時超標,廢水排汙單位主要汙染物日均值超標,電子督辦平台自動將該排汙單位自動監測數據超標(異常)信息發送至排汙單位,排汙單位應在12小時內對超標數據進行如實核實並在督辦平台中反饋,盟市生態環境監控部門進行複核,確認超標(異常)屬實的,移交同級執法部門處置,盟市生態環境執法部門在電子督辦平台提交處理處罰等有關信息。

  (三)超排汙許可量預警。對排汙單位汙染物排放許可量達到80%時,電子督辦平台自動將預警信息發送至排汙單位;排汙單位汙染物超排汙許可量時,自治區生態環境監控部門對超排汙許可量情況進行確認,情況屬實以月報形式送至自治區生態環境執法部門,由盟市生態環境執法部門啟動現場執法程序。

  (四)其它情況處置。生態環境監控部門利用汙染治理設施過程參數、視頻及用水、用電等監控數據,從數據完整性、真實性、邏輯關係、異常變動等進行大數據分析研判,發現疑似數據造假、設備不正常運行等違法違規行為,生態環境監控部門及時告知並配合同級生態環境綜合行政執法部門開展現場調查取證。

  三、非現場監管與現場執法銜接

  (一)做好執法銜接。各級生態環境執法部門需將非現場監管工作納入日常生態環境監管工作計劃,要切實履行屬地監管職責,對自動監測數據超標、異常等非現場監管中發現的違法違規問題線索,按照現場執法相關程序要求開展現場執法。對排汙單位未按照有關規定和技術標準、規範保證自動監測設備正常運行,導致自動監測數據缺失或無效的等違法行為,應依法予以處罰。包括且不限於:未經生態環境主管部門同意停運或部分停運汙染源自動監測設備;自動監控設備發生故障不能正常運行,不按照規定報告或不及時檢修恢複正常運行;未按照規定、規範及時對自動監測設備開展運行維護,導致數據失真、超過允許誤差範圍;傳輸的自動監控數據與現場數據不一致;重點排汙單位生產工況、汙染治理設施運行與自動監控數據相關性異常;擅自移動、改變自動監控設備、參數或數據的,或違反技術規範要求對儀器、試劑進行變動操作的;應提交而未提交排汙許可年度執行報告的。自治區生態環境綜合行政執法總隊對電子督辦信息不反饋、填報不規範、甚至弄虛作假的排汙單位,實行首次提醒、二次警示、三次約談的措施,加強排汙企業督辦信息反饋工作。

  (二)及時公開信息。各級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應當將環境監控數據弄虛作假等案件依法向社會公開,並納入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同時將排汙單位違法信息依法納入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係統,實現一處違法、處處受限。排汙單位應按企業事業單位環境信息公開等規定,如實、及時、完整的向社會公開單位基本信息、汙染源自動監測數據和自動監測設備運行、排汙許可執行情況等,接受社會監督。

  (三)積極探索信息化執法手段。鼓勵各級生態環境執法部門創新網上監管方式,探索網上取證(電子證據)、重點排汙單位核實、說明、確認等線上監管流程,間接反映水或大氣汙染物排放狀況的相關參數、生產或汙染防治設施運行、用電量、視頻記錄等數據可作為執法證據,完善優化非現場執法手段,進一步提升執法效能。

 

  解讀:

  一、製定背景

  生態環境保護執法工作是生態環境保護的基礎性工作,是實現高水平保護的有力武器。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生態環境保護執法工作,作出一係列重要指示批示和重大部署,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執法,堅決製止和懲處破壞生態環境行為,既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內在要求,也是習近平法治思想在生態環境保護領域的深刻實踐。為了深化生態環境保護綜合行政執法改革,構建現代環境治理體係,加強和規範事中事後監管的決策部署,2021年生態環境部印發了《關於優化生態環境保護執法方式提高執法效能的指導意見》(環執法〔2021〕1號),要求大力拓展非現場監管的手段及應用,將其作為日常執法檢查的重要方式,推進完善非現場監管規範和程序,強化汙染源自動監控數據用於行政執法處罰。為積極應對當前環境管理形勢,聚焦轉變執法方式提高執法效能,內蒙古自治區生態環境廳組織編製了《工作指引》,進一步推動“互聯網+監管”,構建以重點排汙單位汙染源自動監控係統為基礎的非現場監管遠程執法體係,提高監管執法針對性、科學性、時效性,做到監管無事不擾,又無處不在。

  二、主要意義

  一是實現生態環境執法由事後解決向事前預警轉變。《工作指引》構建了“事前預警、事中監管、事後執法”的監管模式,規範了對重點排汙單位實施非現場監管的程序,對數據超標、數據異常等情況進行提醒預警,幫助重點排汙單位及時發現和整改問題,有效預防環境違法事件的發生。

  二是實現生態環境執法由無差別監管向差異化監管轉變。非現場監管以自動監控係統為主要手段,結合利用視頻監控、用電監控、大數據分析等信息技術,及時掌握重點排汙單位主要汙染物排放動態,實現對守法企業無事不擾,對違法企業利劍高懸。

  三、主要特點

  《工作指引》主要從非現場監管程序、非現場監管處置、非現場監管與現場執法銜接三部分理順工作機製,規範非現場監管內容。

  (一)實施電子督辦,實現多方信息交互。《工作指引》指出非現場監管工作程序實施全過程電子督辦,將以短信、微信、APP企業端等方式向排汙單位和生態環境部門監管部門發送電子督辦單。重點排汙單位可通過電子督辦平台對涉嫌環境違法行為進行舉證申辯、確認,並反饋相關信息。

  (二)落實排汙單位主體責任。《工作指引》按照《環境保護法》的有關要求,明確重點排汙單位對自動監測設備安裝、運行管理和數據真實準確有效承擔主體責任,排汙單位可對自動監測數據出現的異常、缺失進行標記,逾期未標記視為數據有效。排汙單位自行出資、自行采購設備及相關運維服務,政府部門不得對正常市場行為進行幹預。

  (三)進一步完善自動監控數據使用規則。《工作指引》明確使用自動監控數據判別是否超標時,國家或自治區汙染物排放標準中明確規定使用小時均值或日均值(24小時均值)的,從其規定;汙染物排放標準無明確規定的,水汙染物排放濃度是否超標依據日均值判斷、大氣汙染物排放濃度是否超標依據小時均值判斷。標準限值采用現行國家行業排放標準中相關汙染物排放限值。排汙許可量優先使用自動監測數據計算,自動監測數據缺失時,人工替代監測作為補遺數據,可以作為計算補全汙染物排放量的依據。

  (四)規範非現場監管程序,明確了部門間的工作職責,回答了非現場監管“誰來管”和“管什麽”的問題。《工作指引》對數據超標超許可量、數據異常以及其他情況如何處置進行了分工。

  (五)將非現場監管與現場執法進行有效銜接。《工作指引》提出各級生態環境執法部門需將非現場監管工作納入日常生態環境監管工作計劃,要切實履行屬地監管職責,對自動監測數據超標、異常等非現場監管中發現的違法違規問題線索,按照現場執法相關程序要求開展現場執法。

 

  信息來源:內蒙古生態環境